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文史纵横

王汉杰逸事

来   源:政协办公室 发布日期:2016-06-16 14:52:00 责任编辑:

作者:张  

乡谚曰:“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在吾乡静宁这片热土上能留下名的人,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人。岁月是无情的,曾经在这方水土上响当当的名字,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历史无情地淹没了。不过,人们偶尔也会翻晒往事,看看过去的人和事,或者是街谈巷议,“满村听说蔡中郎”。 

王汉杰,民国时静宁最后一任县长,静宁县治平乡刘河村人。乡人取绰号“王鞭杆”,据说是因为在任时号召乡民植树造林,并亲自督阵,谁若耍奸溜滑,当即以柳棍杖责。柳棍,在吾乡俗称鞭杆,乡人对王县长的严厉既怕又恨,私下起绰号“王鞭杆”。 

“王鞭杆”与我的祖父是表兄弟,幼时常听祖父讲起“王鞭杆”的一些轶闻趣事。据祖父说,“王鞭杆”绰号由来是他平时出门都手握“保险棍”(亦称“文明棍”),民国年间有身份的人大多喜欢携带手杖,乡人曰“手杖”为“保险棍”,又曰“鞭杆”。吾乡大多地方是穷乡僻壤,山大沟深,道路崎岖,旧时狐狼出没,乡人出门多携带“鞭杆”以防身。同时习武之人多练棍术,“三尺鞭杆不离身”,以至于后来甘肃“鞭杆”在武林中也有地位。呼“鞭杆”者有褒有贬,褒者,是有刚硬之气,贬者,是过于严厉。祖父说乡人给王县长起绰号“王鞭杆”者,并非恶意,多有敬重之意。 

1、聪颖好学 

汉杰比我的祖父大几岁,曾在私塾一起读过书,祖父对汉杰甚为敬佩。一是其博闻强记,私塾先生讲过《四书》、《五经》后,他诵读两遍就能背诵,祖父叹为奇观。后来探问原委,汉杰告之:“四书、五经乃古人平常说的话,你们不理解,我全能明白古人说的意思,当然背起来就容易。”二是博览群书,能够一目十行,人人都由此称奇。时汉杰家中贫寒,供他求学不易,其父惜其聪颖好学,便借贷供其求学,先是入甘肃四大乡学之一的“云萃小学”学习,毕业后考取兰州一中。吾乡距省城六百里,当时交通不便,多以步行前往。王汉杰在兰求学三年,每日以炒面度日。我家居静宁双乡,莜麦、豌豆等耐旱作物种植较多,做炒面味香易存。曾祖父便每学期送汉杰内侄莜麦炒面两装(吾乡人用麻线自织的口袋,能装一百斤左右)。由汉杰父亲用手推车送到兰州。 

贫寒激发了汉杰发奋学习的志向,他在校心无旁骛,潜心攻读,成绩优异。某年兰州一中举行演讲比赛,他踊跃参加,最后获得一等奖,时任甘肃省教育厅厅长、兼任兰州一中校长的水梓先生亲自颁奖,并见他衣着朴素单薄,甚为关爱,其毕业后若找工作,就来找他。 

后来,汉杰毕业后果然跟随水梓先生在省教育厅工作多年。 

他一生一直保持了勤学苦读的本色,工作后,生活优越了,办公闲暇之余,仍然伏案读书钻研,很少玩乐。同事、朋友找他打麻将,因他一不精于牌道,二又碍于情面,常常输多赢少,尽快打发离开。 

2、移风易俗,造福桑梓 

二十世纪上半期,尽管国内风雷激荡,社会变迁极快。而吾乡偏僻,变革之风微弱。就以缠足陋习来说,民国建立之初,孙中山先生在《中华民国临时约法》中就明确禁止这一陋习。可是直到民国末年,缠足陋习仍在吾乡盛行。汉杰上任后着力废除此陋习,他走乡串户,宣传教育,晓喻百姓,不出两年,缠足陋习在吾乡绝迹。 

据老辈人讲:汉杰在静宁当县长时,父母都已去世。一次回老家刘河村探望婶娘,却发现堂妹正在缠足。汉杰想:这还了得?我堂堂一个县长,连自家妹妹的脚都放不了,还能服众?于是亲自给堂妹解了脚布,并告诉她千万别再缠脚。堂妹自然欢喜。此时,正好婶娘从门外进来,看到汉杰放脚,登时大怒,提起棍子就打。汉杰无解释的机会,只有逃跑的功夫,遂夺门而出。婶娘边追边骂:“我白抓养了你一场,今儿个跑来给我娘母子当县长来了!”婶娘也是小脚,自然追不上他,汉杰跑出老远,碰上了熟人,人问:“王县长你急急惶惶跑啥呢?”汉杰顾不上停顿,气喘嘘嘘地答道:“婶娘打来了!婶娘打来了!”  

杰虽然落荒而逃,但不损其孝。乡人将此传为美谈。

他办事极为认真。出身农村,熟习乡人脾性,每项政策,既要晓之大义,又要强制执行。就拿植树造林来说,近代以来曾有两人在吾乡大兴植树造林活动,为后人留下了佳话。一是“新栽杨柳三千里”的左宗棠,另一个就是为植树而得绰号“王鞭杆”的汉杰。祖父回忆说汉杰就任县长以后只到过我家一次。那是他来看望病重的姑姑。快到村口时他下马步行,甚是平易。虽说是看望姑姑,但他心中装的是他推行的几项改革。进门向长辈问安后,就查看放足、植树的政策落实得怎样。那时祖父已回乡务农,操持家务。当汉杰了解到他的政令在村上落实的不力,因村民无苗植树,他便动员祖父,无偿给村民提供树苗,并当着全村人的面,发动村民砍他祖父家的柳树桩,让村民栽置,谁栽的树归谁所有。此事很快在乡间传开,说“王鞭杆”拿他的亲戚开刀,放足、植树非常严厉。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时至今日吾乡的一些路旁、山口、沟边、崖畔有很粗大的柳树,那都是汉杰任县长时督促乡人栽种的。 

3借庙兴学 

民国时期,吾乡虽有尊师重教之风,但因贫穷闭塞,除了县城和一些条件较好的乡镇有小学外,多数乡镇没有小学。汉杰在任时重视教育,兴办学校,而其时战乱不休,百业凋蔽,无钱兴建校舍。他便号召乡人借庙兴学。当时每两三个村庄就有一所庙宇,且建筑较为坚固,这样,很多乡镇就在庙宇办起了简易小学,使很多适龄儿童得以就近入学,吾乡读书识字之人渐渐增多。据县志载:民国37(1948),静宁县政府发布了“竭尽全力,办好学校”的命令,一时之间,各乡镇雷厉风行,毁庙兴学 

据坊间传:有一次他在静宁南部巡查,路过雷大梁,遇见一群百姓抬着一尊神像,不知是请神看戏,还是到哪里去祈雨,吹吹打打,迤逦而来,不亦乐乎。汉杰挡住了这一群人的去路,申斥他们不事农田,却装神弄鬼。说着,就要将神像打烂。众百姓见此,大骇,纷纷告以该神灵异之处,劝万勿招惹。  

汉杰偏不信邪,说道:“既然灵验如此,那就请神老人家给我把这个烟点着。” 

众人说:“神像哪能点火呢?王县长是开玩笑了。” 

“连个烟都点不着,还不是一堆泥巴?砸!”汉杰一声令下,一尊神像,顿时稀烂。 正因为汉杰不信神,所以借起庙来就无所顾忌。据一个乡下教书先生回忆,那年他在甘沟乡教书,汉杰来视察,看到学生娃娃挤在庙里,而神像就占了一大半。遂道:“神像怎么还在这里没有搬?”先生只有诺诺。汉杰安顿:“告诉你们保长,赶快把神像搬了,让娃娃们宽宽敞敞地念书!”待汉杰走后,先生赶紧转告保长,保长说:“王鞭杆交代的事,哪敢怠慢?”于是,召集众乡亲急匆匆另择吉地,随便搭了一个草庵,把神像请了过去。 

 

4保地方平安 

王鞭杆在任时大力推行“保甲制”,健全吾乡基层组织。虽说此举是为国民政府统治服务,但客观上促使吾乡安宁稳定。凡是生活在静宁这块热土上的人们,先辈们过的日子既不“静”也不“宁”。据县志载:民国短短三十几年,“大旱、大饥、大震、大疫”达13次之多,土匪骚扰洗劫县城9次。如民国17年(1928年),海原回民王富德率众700余人攻占县城;同年10月,一伙来历不明的土匪攻占县城大掠而去;隔一年后,海原回民吴发荣率众攻占县城。王鞭杆就任后健全保甲,把村民组织起来,实行自卫保安宁,使吾乡风气大变。在他就任的三年时间内既无匪起,也无灾害。 

5、嘉惠后学 

汉杰常念其少时家贫,求学不易,后来对吾乡穷学生多倾囊相助,帮其完成学业。我姑夫张善述先生及吾乡书法家李树敏先生的孙辈谈起过汉杰对穷困学生的帮助。数名静宁同乡在兰州上学,因物价飞涨,生活难以维持,准备退学回乡,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求助于王县长。令他们非常感激的是,县长倾其所有,给每人送了二十个大洋,让他们重新返回省城,完成学业。也因汉杰之助,三四十年代,吾乡很多勤学上进青年都先后赴省城求学,并获得一技之长。 

6、刚直清廉 

汉杰先祖世代务农,无任何家庭亲友的背景,以自己的学识德才而荣任天水、西和、皋兰、静宁等地县长,所任之处,积极改革弊政,力所能及地造福一方,颇有政声。在西和县因办教育“成绩卓著”,被国民政府记功两次;在协修宝天铁路、天兰公路时先后被省政府和国民政府行政院明令嘉奖。他为人刚直清廉,每到一地都有所作为,深得甘肃政界清廉之士的青睐。他先后与邓宝珊、水梓等人建立了深厚的个人交情。在吾乡,从民国时期过来的人,都能谈几段“王鞭杆”的轶闻趣事。 

7、子为烈士 

汉杰有一子女,儿子王为尧为先房李氏所生,聪明好学,追求进步。1948年秋在国立兰州大学附属中学毕业后,考入国立中央大学社会系学习。在校受进步思想的影响,多次参加爱国学生运动,逐渐与其父断绝关系,和家中不通音信,汉杰托人打听,无信息。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某军区政治部来乡调查时,人们始知他在解放后参加了解放军西南服务团,在云南玉溪地区剿匪筹粮时被土匪杀害,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李氏病故后,汉杰续弦穆至纯,辽宁人,于兰州解放时生一女名王肃穆,由于局势变化,母女二人处境艰难,身无分文,便由老家治平乡刘河村出发,沿途行乞千里,回到其母娘家辽宁新宾县。王肃穆幼时丧母,孤苦零丁,成年后在家乡务农,改革开放后生活有所改善。九十年代初回乡探祖一次。 

8、身后事 

1950年,汉杰投奔邓宝珊先生,留给其兄弟的一句话是“有邓宝珊先生做省长,我想没有大碍”。一到兰州还没见到邓先生,就已被捕,从此和家人失去了联系。1951年弃市之日,时在省银行工作的张善述先生,雇佣了在兰州卖水的一位老乡,在红山根找到了一片空地,掘好墓穴。他们二人约好暗号,由张先生去刑场认尸,以他脚踢遗体头部为准(因当天受刑的人很多,大部分尸体无人敢认,以至被鸟腐烂,后由政府掩埋),然后卖水老乡将尸体装入麻袋从刑场中背出来,葬于红山根。后来那块墓地上建起了体育场,遗骨何处,再无人知晓。 

  

                    2006年4月29于郑州 

(作者简介:张,男,静宁县双岘乡张岔村人,西北师大历史系毕业,教育硕士,现在宁夏医科大学人文社科部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