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文史纵横

先师赵宗理传

来   源:政协办公室 发布日期:2016-06-15 17:32:00 责任编辑:

先师赵宗理,原名遵礼,字志复,号荷屋,汉族,甘肃省静宁县城关镇南关人,生于1928年农历219日,卒于1998年农历811日。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学语文高级教师,甘肃省诗词学会会员、崆峒诗社成员,《静宁县志》编委会委员、编辑、顾问,政协静宁县第一届委员会委员、常委。1983年荣获“全国‘五讲四美’为人师表活动优秀教师”光荣称号,受到国家教育部、全国教育工会表彰奖励;1963年至1989年先后十次荣获甘肃省、平凉地区、静宁县及静宁县一中、静宁县教师进修学校“优秀教师”、“先进工作者”、“优秀园丁”、“优秀共产党员”等光荣称号,受到省、地、县、校四级党政组织表彰奖励;1988年获平凉地区“老有所为精英奖”;1992年获平凉地区“敬老崆峒杯”老有所为标兵奖;1993年静宁县人民政府授予“县志编纂先进工作者”;1994年获广东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炎黄文化研究会、中华诗词学会主办的“李杜杯”诗词大赛二等奖。先师的名字和主要事迹被编入《甘肃省志·教育志》、《甘肃教育名人录》、《静宁县志》、《静宁县教育志》等典籍。 

  

坎坷人生 无怨无悔 

  

先师出身于书香门第,祖父鑑堂,谦逊诚朴,谨小慎微,与人恭,执事敬,清光绪三十年恩授典吏,民国八年充县农会会长,兼县公署第一科科长,处事仁厚,奉公廉洁,公正干练,不辞辛苦。民国二十年因目疾休养在家,甚爱孙宗理,四岁时即以方块字教其识字,后教其《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等。父炳焜自幼聪颖好学,过目不忘,甘肃学院(今兰州大学)教育系毕业,获教育学士学位。生性耿直,不善交游,对官场逢迎取悦尤为厌恶。一生有二十余年从事教学工作,东奔西走,困难挫折,视书如命。先师从小受教于父辈,聪颖好学,博览群书,终日手不释卷。古代名篇佳作自幼烂熟于心,为其打下了坚实的语文知识基础。先师性格内向,不善社交,又受父亲严谨治学、辛勤育人的感染,从幼小心灵深处萌发了继承父业的夙愿。 

1947年,他18岁,静宁中学高中部毕业,在校长王尔全的介绍下,随即赴宁夏回族自治区海原中学执教。因其厚实的语文功底和勤奋踏实的敬业精神,深受同行和学生的爱戴和羡慕。当时面临全国解放前夕,国民党旧政日暮穷途,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先师常为生计、乡情所困,于1949年返回故里。 

新中国成立后,出任静宁县兴文小学(后改为城关第二小学)教导主任、校长,工作扎实,建立新的教学秩序,形成良好的校风,成为静宁县城乡学校中“校风正,质量高”的一面旗帜,被评为县级“模范小学”,本人被誉为优秀教育工作者,成为教育系统中众人效仿的楷模。 

1956年,先师调静宁中学(今一中)任语文教师,他暴霜雪,伴星月,拔擢俊彦,启迪后学,默默耕耘,甘守清贫,无私奉献。先师可贵的敬业精神,高尚的师德修养,厚实的专业能力,严谨的治学态度,求实的教学作风,至诚的人格风范,赢得了人们的尊敬和社会的赞誉,深受同学和同行的爱戴。 

文化大革命中,先师蒙受冤屈,于19694月被错误地戴上了“历史反革命分子”帽子。究其原因,一是他喜欢写诗,与诗词来往,谓之罪过之一;平时好学手勤,业余收集当地流传民间谚语成册,题名《谚语试释》,谓之罪过之二。结合个人历史,于是把“坚持反动立场,含沙射影攻击社会主义制度”的罪名强加于他,不庸置辩,关“牛棚”达半年之久,遭“批斗”历十次之多,累及妻子儿女,全家被遣送偏远贫困的七里乡四福岔旮旯村,接受“监督劳动改造”。他“日于农夫为伍”,扶犁叱牛,学圃学稼,汗滴禾下,写下了不朽诗篇《旮旯集》,溶进他的愤慨和血泪。 

19733月,先师冤案初步得以解决,摘掉“帽子”,按退职处理。1974年至1977年,受聘高界中学民请教师,当时“四人帮”大肆鼓噪所谓“批林批孔”,教育界大搞所谓“反师道尊严”,提倡“交白卷”,学生思想混乱,一年难读几日书。然而,先师痴心不改,“历尽艰难终不悔,只是许身孺子”,抓紧一切时间和机会,尽可能地多教给学生知识。 

1978年,先师的冤案终于得到彻底平反,恢复公职。1980年重返阔别十年的静宁一中校园。先师欣喜之余,自叹“揽镜自视,鬓发苍苍,心力憔悴,余生无几,贡献有几何?痛哉,痛哉”。从此,他更是把自己的全部心血倾注在教书育人上来。19834月获“全国‘五讲四美’为人师表活动优秀教师”荣誉称号;1985年秋天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实现了他三十多年的夙愿。 

1986年先师调静宁县教师进修学校(后与电视大学工作站合并成立静宁县教育培训中心)任教。他把自己从事中小学语文教学的丰富经验传授给学员,并担任电视大学班《现代汉语》《古代文化史》辅导及中文班毕业论文的辅导和答辩,举办人文史话专题讲座,指导校园文学社。 

先师在全国首次开展的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定中,成为静宁全县唯一破格获得中学语文高级职称的教师。 

19894月,先师从执教40余年的讲台光荣退休了,教育培训中心的全体教职工及教育主管部门的领导为他庆功,敬赠“松鹤延年”中堂及“桃李遍天下,德才励后生”对联一副为厚礼,先师将它悬挂家中直至离开人世。 

先师从在职的198410月起至1991年底《静宁县志》定稿为止,他是连任三届委员兼顾问和编辑的唯一“大满贯”的修志人员。1989年从教坛退休之后,他全身心地投入了修志工作,从布局、谋篇、编写、修改、审订,一一参与,乐此不疲,埋头史书,伏案写作,奋笔直书,六十多万字的鸿篇巨著渗透着先师的心血和汗水,凝聚着先师的才干与智慧,成为全国新编地方志荣获一等奖的县志之一。与此同时先师还参与了《静宁文史资料》《静宁一中校志》的整理编写,《静宁县农牧志》的审订。在生命的最后数年,先师病中笔耕不辍,参与了《静宁古今诗词选》的整理编校,撰写了静宁《赵氏家谱》及其有关序文、传记、事略等。更可喜的是集《荷屋诗稿》于大成,示于我拜读后,由学校打印室印装200册,始送于有关文友学子,一抢而空。19984月《荷屋诗稿》历经波折,终于由东方出版社出版问世。8月,我乘暑假去探望,先师已是卧床不起,然喜形于色。临别时,先师伸出干瘦的手和我握别,这是我们师生间几十年来的第一次握手,也是最后一次握手。 

1998101日(农历811日)先师坦然离世。享年71岁。 

103日,先师的追悼会在其家门口举行,中共静宁县委书记赵景山送了题词为“师德典范”的挽幛,县政府副县长王星耀主持追悼大会,县委副书记陈向华致悼词,参加追悼大会的有家属子女、县上领导、同事、亲友、学生数百人,送葬者百余人,葬于城南五台山东坡。 

  

一代师表 烛光风范 

  

先师从教四十春秋,专心治学,勤奋耕耘,严以律己,诲人不倦,堪为一代师表、做人风范。 

先师认为:“在社会主义新的历史时期,人民教师的师德,是在继承历史上优良的道德遗产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是以共产主义道德为指导的。”他把它概括为下面几个方面: 

一、    忠诚于人民的教育事业 

要有献身精神,踏踏实实,埋头苦干,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不求待遇和回报,甘为孺子牛,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用它养育青年一代。要有“蜡烛精神”,有一份热发一份光,用生命的光和热点燃孩子们智慧的火花。要有“梅花风格”,不为名,不为利,以苦为乐,以桃李满天下为幸福。先师牢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决心做一个高尚的人,为人民做出贡献的人。早在五十年代教师中流传着“教师是蜡烛,照亮了别人,毁灭了自己”的说法。也有人认为“教师干了一辈子还是教师,有啥前途?”先师说:“既然当了教师,就要有干一辈子的决心,教师也只能一辈子是教师,如要‘升官’,请走别路。我只怕照不亮别人,如果真能照亮别人,则自己的毁灭也是有价值的。”他一心为学生,以校为家,除了每日两餐、一月一次理发,几十年从未因私事离开学校一步,即便是假期也不例外。同事们开玩笑:“从宿舍到教研室,从教研室到教室,从教室到教研室,从教研室到宿舍,这就是‘赵宗理路线’”。 

二、    热爱学生,教书育人 

先师认为:热爱学生,是教师职业道德的核心,是热爱教育事业的重要表现。教师只有用亲近和信任的情感去开启学生心扉,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才会使学生乐于接受教师的教诲,达到教育的目的。他遵崇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让每一个学生都抬起头来走路”的思想,反对随意训斥,讽刺挖苦,撵出座位或教室,罚站、罚值日、罚款,甚至打学生等侮辱学生人格的做法。他在教书中育人育心,研究每一个学生的长处和短处,尽可能发现学生身上的闪光点,点燃理想灯塔,拨正人生航标。对未考上大学的学生,他总是满腔热情地鼓励他们:上大学不是唯一的出路,自学成才前途亦然光明远大。即使先师在身陷囹圄,下乡“劳动改造”中,对已出校的学生他亦是关怀备至,互相鼓舞勉励。如在对远去新疆建设兵团工作而困难重重的学生李秉钧的信中说道:“人生的道路,从来不是笔直的,即使在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下,每个人在生命的旅途中也会遇到许多曲折和不幸……。我自己的生活经历告诉我,人活着应有个信念,有个理想。我认为一个人的理想应该符合历史发展规律,和人民的利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样的理想,这样的人生追求,才是有意义的。”许许多多的学生在他的教诲下自尊、自重、自爱、自强,走出坚实成功的人生之路,在与他的书信来往中尊称他为“恩师”。 

三、    言传身教,为人师表 

先师认为:“师者,人之模范也。”教师只有用自己的思想、感情、言语、行动对学生言传身教,耳濡目染,潜移默化方为榜样,力量无穷。他一生严格要求自己,树立了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坚定的信仰和崇高的生活目标;树立了善良、诚实、正直,谦虚谨慎,光明磊落,无私奉献的优秀品质;树立了勤奋刻苦,踏踏实实,勇于探索的治学精神;树立了朴实大方,仪表端庄,谈吐文雅,举止文明的教师风范。先师一生清贫,生活节俭,以“幸能温饱守书田,豆腐一盘聊解馋”满足。上世纪八十年代,县政协、教育局组织教育督查,先师对下边学校为督查组备以大盘鸡肉而惊呼:“这样吃伙食咋个开法!”先师对“今年推出‘逍遥宴’,驴肾牛鞭细品尝”,“一载吃他两千亿,阿谁自己掏腰包?”的腐败之举深恶痛绝。1984年,县上专项列了教师安居工程——修建教师村。先师的条件完全可以列入进住对象,但他说:“让没院的老师先住,我不管怎样还有住处。”他将指标让给了别的老师。1993年教育培训中心教师集资建房,当时他三代人挤在几间旧房中,我负责学校工作,告诉他登记一套。他还是说:“让没院的老师先住,我不管怎样还有住处。”我再三告诉他还有空缺后,他才要了一套,分房时我已调走,学校按交钱先后分住楼层,先师因为手头拮据交钱迟而住在一楼,他毫无怨言。他的小女儿卫校毕业,中专文凭,在平凉市医院工作,静宁办了电大医疗班,她想不脱产参加学习,让父亲给我说一下,可他说:“这里办的全脱产班,你参加不就破了规矩吗?我不能难为人家”。其实那时这个班就有三个平凉市不脱产学员。 

四、    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教到老,学到老 

先师认为:教师必须拥有丰富的专业知识和广博的科学文化修养,因为他面对的是学生强烈的求知欲和好奇心,教师应当使学生智慧的火花越燃越旺,去组织和指导他们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先师高中毕业,为适应工作要求,在教课之余他自学了大学语文专业的有关教材、教育学、心理学和教法学。经史子集、诗词曲赋,古今中外名篇佳作,地方文史语言,无不浏览研究,即使在乡下劳动的十年中,他也不放弃学习,坚持重读《史记》、《通鉴》、《庄子》、《古代汉语》、《现代汉语》等几十部书。他说:“学无止境,教无止境,社会在不断地向前发展,一切在变,形势变、教材变、学生也变。”对新教材他精心钻研,即使是教过多次,背诵烂熟的教材,他依然认真批注,写好教案,挖掘新的东西。改革开放后,他说我们处在“知识爆炸”的时代,教师更需要着眼于明天的学校。他主张教师要遵循加里宁概括的辩证过程,“教师一方面要献出自己的东西,另一方面要像海绵一样,从人民中、生活中和科学中吸收一切优良的东西,然后再把这些优良的东西贡献给学生。”他把“学习,学习,再学习”,“学而不厌”作为自己的座右铭。 

五、    团结协作,集体育人 

先师认为:人才的成长,靠教师集体长期的协作和努力,无论学生知识的积累,智力的发展,还是思想品德的形成,都是任何一门课或哪一个教师所不能独立完成的。教师之间的不友好关系,互相推诿、扯皮,要求不一,都会直接影响学生的健康成长。教师之间要互相信任,互相尊重,有意见共同讨论,合理解决,绝不能把教师之间的矛盾带到学生那里去。他从不与其他教师争高低,谦逊和蔼,尊重他人,以诚相见,注意建立和维护教师的威信。 

先师在四十年的教书生涯中创造和总结了自己可贵的教育思想和教学经验。 

 一、文以载道,文道结合 

先师说:语文就是语言文字,在口头上谓之语,在书面上谓之文,合起来称“语文”。它是一门基础课、工具课,口头的包括听和说,书面的包括读和写。语文教学的目的,主要是培养学生的读写能力,不是单纯传授语文基础知识,这是语文的独特任务。而这个任务是要通过字、词、句、篇的教学来完成,同时所有语言教材都包含一定的思想内容,所有的“文”都载着“道”,但任何以“道”压“文”,或以“道”代“文”的做法又是十分有害的。先师主张“文以载道,文道结合”,不贴政治标签,不喊政治口号,不穿“靴”戴“帽”加“浇头”,而是帮学生弄通字、词、句、篇,掌握语言工具,在讲和练的过程中对课文真切理解 ,受到思想感情上的潜移默化。 

 二、以“纲”为“纲”,以“本”为“本” 

先师教语文万变不离其“纲”,绝不盲目地另找资料,课外补充学习资料和练习题目也是根据大纲要点,适当取舍,博采众长,绝不离经叛“纲”。教与学始终以教材为根本,面向全体学生,普遍要求做到认真读书,对照注释,逐课通读,逐题作思考练习,反复吟诵,熟记、理解,读懂、读好。并且要求在抓住“纲”和“本”的基础上制定计划,做到“心中有数”。每个学年,每个学期,以至于每一个课文的讲授中要让学生掌握哪些生字、词语、句型、语法、修辞、逻辑知识,哪一课采取什么形式训练,达到什么要求等等,都要一一明确。但是,就每一个课文来讲,又要做到教学目的单一化,突出重点,让学生在某一两点上有所得,通过天长日久的积累,打下坚实的语文基础。 

三、学生为主体,自学为先导 

先师说:学习“要以学生为主体,教师当导演,不能当演员,学生要当演员不能当观众。”他非常注重对学生智力的开发和能力的培养。给学生以“规矩”——听、说、读、写的基本方法;“使之巧”——获得灵活运用的能力,养成自觉的习惯。课前让学生带着问题阅读、朗读、查字典,边思考,提出疑难。精要的地方启发学生随时勾画,点评,加注解,养成“不动笔墨不读书”的习惯。而且每教一个新班,他总是把自己评点过的课本让学生看看,作为示范,学生便由喜爱变成羡慕,于是模仿老师也批起来。与此同时,他和同事们一起带领学生开展一周一诗、两周一文的“两一”作文活动,采用打印、复写、小黑板公布等方式定期或不定期地向学生介绍诗文。这些诗文,有的结合课文,有的结合时令,扩大了学生的眼界,补充了教材的不足,激发了学生对语文的爱好。先师还经常把从报上剪下来的短小精悍的文章,张贴在教室里让学生阅读。鼓励他们做知识卡片,分类剪贴,抄录警句名言等。并在扩大阅读量的同时扩大学生的写作量,每学期大小作文不少于二十次,加强指导,注重评讲,不断提高学生的写作水平。 

四、精讲以引导,实练求高效 

先师把讲读结合,读写结合,课内课外结合作为提高学生基本功和写作能力的主要途径。先师讲课精要,把着眼点放在“示范”“引路”“点窍”和“解决疑难”上。常常是在学生自己阅读的基础上揭开迷雾,扫除障碍,指导前进。他常以我国传统学习经验教诲我们,“学习全靠自用心,教师不过是引路人”,“师傅引进门,修行靠自身”。启发我们自己走路,走对路子,走快路子,以读写引导学生借鉴范文,通过写作实践、讲评,消化理解,“举一反三”(讲读课完成“举一”的任务,写作课进行“反三”的练习)。他提倡和要求学生养成日常课外阅读和写读书笔记的习惯,检查阅读内容,教给学生写摘要、大意、提纲、节录、感想等方法,尽量和课内教学联系,以补充课内不足,提高了学生的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 

五、激发学习兴趣,注视点滴进步 

先师在教学中一贯面向全体学生,重视鼓励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无论好、中、差学生都能感觉到老师关注自己,自己也在进步之中。用先师的话来说就是“重视学生一得之功,一孔之见”。如回答问题时,有独到的见解,准确的推断,细致的分析,都给予肯定,即使别的都错,只有一点是对的,也要对一点肯定一点。讲评作文尽量放大面儿,让多数学生得到表扬、鼓励,提高兴趣。中、差学生的作文,从全面看不值得表扬鼓励,但就某一点看,往往会有独到之处,比如开头开得好,结尾写得好,某一处过渡自然,某一个观点正确新颖,某一个新学过的词语使用得恰当等等,他都要分类记在卡片上,分类归在一起,讲评时根据目的选择采用,读给大家听,和学生一起评议,共同受到启发。就这样,好、中、差生的作文都有机会受到肯定和表扬,保持和提高学习兴趣,不断进步。 

 六、“严”而不“苛”,以“爱”为本 

俗话说:“严师出高徒”,关键是一个“严”字。但先师说:“‘严’的出发点是爱护,否则‘严’就会成为‘苛’,必然会造成师生的对立情绪,达不到教育的目的。”他对学生要求有“三严”:一是对学生思想品德修养要求严。他无论带班与否,总是利用学习空隙时间对学生进行思想教育,帮助明确学习目的,端正学习态度。苦口婆心,循循善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而且都是把学生叫到自己房子里个别谈,从来不在公共场合,更不大声呵斥。二是对学生的学风要求严。先师认为:学生在学习上的任何偷懒、取巧、飘浮、粗心等坏习惯,都是绝对不能允许的,而勤奋、专心、扎实、细致等好的学习习惯只能在老师的不断严格要求下才会养成。他写字一笔一划,读课文一字一板,批阅作业一丝不苟,言传身教,严格训练。比如他辅导、检查背诵,常年坚持不懈,纠正学生读错的字,读破的句,以及读书时的种种不良习惯,一一记录在案,谁也不漏掉。三是对学生完成作业要求严。每次作文他全收、全改、全评,细致周到,并做下许多记录。同学们都说:“赵老师的帐欠不下。”正如先师所言:“一个学生在学习上造成的缺陷,往往是终身缺陷;学习上的不良习惯,往往会影响他们的一生。教不可不慎,所以这个‘严’字是很重要的,不能误人子弟。” 

  

杰出诗人《荷屋》流芳 

  

先师一生酷爱诗词曲赋,十三四岁开始学写诗词,十五岁即有可传之作,集《荷屋诗稿》等250余篇。先师少与挚友李玉峰深交,抄楚辞“芷茸兮荷屋,缭之兮杜蘅”句以示自喻为号,一生养性修身德勤操守,作人与诗词曲赋精神均与此名实相符。 

先师认为:诗有大人之诗,学者之诗,诗人之诗。大人之诗以思想气魄取胜,一般人虽也有豪言壮语,皆无法达其境界。学者之诗以写诗功力取胜,典雅工稳,读时每为其知识之渊博,笔力之雄健,用词用典之贴切所折服,然引发不了读者共鸣。诗人之诗,以情取胜,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坦诚,真实,充满激情,无虚情假意矫揉造作之辞,是诗人心血情感的结晶。它能激动读者的心,与作者同喜,同怒,同笑,同洒伤心之泪。先师说:“只有这样才能算得上诗,人们才能称其为诗人。” 

 先师所写诗词可谓诗人之诗。 

《海剌吟》写于上世纪四十年代,正是国民党旧政权风雨飘摇之际,兵荒马乱,民生维艰,通货膨胀,人心惶惶。诗作饱含忧国忧民之情,淋漓尽致地描绘了当时陇原人民在差役、兵役、戡乱等祸害下啼饥号寒,妻离子散的战乱情景和个人的遭遇。俯首低吟,仰天长啸,大声疾呼,“新声讽社会,史笔写人生”。其中《春望》、《仿饮马长城窟行》、《古意》、《逢乡老话家乡事》、《登天都山感怀》、《闻流浪女歌》、《散曲·夜雨感怀》等,突出地从不同角度展现了作者关心国事,同情人民的宽阔胸怀和现实生活的图景。 

 先师在《论诗》中写到:“海剌城头赋乱离,旮旯村里动忧思。人言诗到穷时好,我到穷时始有诗。”可见《旮旯集》更是先师心血凝聚之作。 

《旮旯集》共收诗词51首,是他被“遣送改造”的19691978年十年中所写。这十年是他经受生活流放、屈辱冻馁的十年,也是他敬慕劳动人民感情得到升华的十年。 

《旮旯集》中有“众口铄金,亡羊歧路,蜡烛成灰,荆冠农圃”的悲叹,有“放逐离故乡,萧然两袖风”,“朔风扬尘沙,身世叹飘零”的伤感,有“三载遭荒旱”,“顿觉生命暂”,“午闻儿女哭,知子晨断炊”的绝望。但更多看到的是“樊迟閤家至,投师学农稼”,“老夫扶犁耕,大儿抱粪斗,长女遗籽种,依次随我后,种罢东弯麦,复种南山豆”,“锄草废午息,辛勤历春夏”的辛劳和“至秋喜收获,劳动有代价,玉米棒子长,洋芋块头大,甘蓝叶肥厚,谷穗亦不亚”,“颗颗皆饱满,粒粒放光华”的喜悦。更有“安得舍此身,赎尽人间难,举世腹得饱,九死心所愿”的博大情怀。这里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先师已经成为亿万农民中的一员,同他们一起同呼吸共命运,“虽曰劳动苦,喜能自食力”,“艰苦何足畏,畎亩亦有俺”,“红日冉冉上,光热满尘寰,浮世呈万象”,感情奔放,积极向上,给人以鼓舞,给人以力量。 

《旮旯集》中展现的另一个侧面则是中华民族的古老文明。“村犬吠远客,村人相迎迓”,“父老夜犹坐,先将桑麻话”,“村人怜余贫,助工不辞艰“,“六尺方院小,土屋三四间,众力功易举,陋室固且安”,“村媪抱鸡雏”,“邻翁送菜饼”,“吕翁朝入市,代我市猪豚”。通过这些日常生活的画面表现出了中华民族真诚相待,相扶相帮的优秀传统,展示了陇原大地的风土人情,表达了诗人由衷的感谢之情,这也是诗人在绝望中增强了生活信心之本和振作起来的力量。 

  中国古代诗词写人生悲欢离合者不乏其篇,写田园农事者亦多。但先师毕竟是生活在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中国。他坚信党,他坚信历史,他坚信真理,他坚信人民。因之,他对人生和农事的感受与古人迥然不同。他把自己溶于人民之中,与农民同呼吸,共命运,同劳动,共甘苦,因而他写的是人民的生活,抒的是人民的情感,不是士大夫的呻吟和个人的情感,这种闪光的火花为祖国诗歌宝库增添了新的思想内容。诸如“悠然见南山,于我复何有!”“如何陶靖节,散颜举酒觞?”“田园诚有乐,足食始堪夸。”“花落何足怪,枝头桃杏繁”!等等,都相悖于名家的闲情逸趣。尤为甚者,在《水调歌头·和东坡原韵》中一反其意:“心无挂碍,任它残缺任它圆,管甚尊荣屈辱,管甚死生得失,忘我乃为全。此语岂虚妄?碧海笑婵娟”。这里的“无”“任它”“管甚”“忘我”“笑”淋漓尽致地展示了诗人的奇志和胸怀。 

《蜡烛集》和《剑南纪行》表现了诗人热爱祖国秀美山川,热爱家乡,热爱自己生活环境的内心世界。先师作为一名教书之人,一生几乎没有机会,也无经济力量游览祖国风光。文革中的偶然机会,他与学生一起跋涉关陇古道、巴山蜀水、剑门奇峰、重庆山城。“麻鞋竹仗三千里,雨雪风霜六十天”。《剑南行》《南游纪行》中借景抒情,凭吊古人古事,满怀激情赞美新中国的巨变,“嘉陵河谷列车前,蜀道而今不犯难”,“成渝一线东西连,雾起沱江过白帆;千里非遥天府国,万人齐赞米粮川”。199771日香港回归祖国,这时先师在病中,身体非常虚弱。可是他与孙儿晗晗一起坚持看完了中央电视台的现场直播节目。当看到人民军队健步迈进香港,五星红旗在香港冉冉升起时,他热泪盈眶,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和激动。他让孙儿倒了五杯酒,然后说:第一杯酒献给民族英雄林则徐、关天培;第二杯酒献给为新中国成立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先烈;第三杯酒献给为新中国富强和香港回归做出杰出贡献的邓小平同志;第四杯酒献给九泉下的列祖列宗们。先师因病不能喝酒,让孙儿代他喝了第五杯酒,并写下了《香港回归感赋》四十八行,高唱:“合浦珠还国史先,百年屈辱始眉扬。主权神圣毋庸议,时代洪流谁敢当。航向已明前景远,归途何惧晚风狂。旧疆升起红旗日,清酒同斟奠国殇。”诗人对改革开放、科教兴国给农村带来的巨大变化由衷高兴,《街市所见二绝》:“塑料棚中务菜花,市场三月卖黄瓜。怪他野味人多好,村妇携来苜蓿芽”。“体型丝裤宽松裳,村妇山姑巧着装。清早跨车入街市,蛋钱换得美容霜”。《念奴娇·东峡水库赠友人》《东峡水库杂咏》《秋登静宁印刷厂文昌楼》《戊辰孟夏应尚德邀与政协友人登静宁五台》《题静宁一中假山》《题教师进修学校假山》《静宁竹枝词二十首》《古风咏静宁历史人物》等诸多诗篇都是诗人热爱故土,热爱家乡,热爱生活,热爱工作环境之作。 

《蜡烛集》中更为脍炙人口的作品是诗人对那些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张牙舞爪,靠迫害好人发迹的丑类的辛辣嘲讽和对败坏改革声誉,大搞腐败的蛀虫的深恶痛绝。袁第锐先生言:“其以此夺标于李杜杯大赛,盖非偶然。《夏三虫》套数一出,海内诗词刊物,竞相刊载,而君之名以大噪于时。斯君之幸,亦三陇之光也”。“[泼无赖]别看它,金碧辉煌一身好披挂;别看它,趁时得势飞黄腾达。论作风,卑鄙龌龊令人厌恶,令人怕;论资历,严酷的时节何尝有过它!你看它,结伙成群,哪儿腐朽就往哪儿去,哪儿糜烂偏往哪儿爬,成天价追逐些啥?”[高高调]“心窄狭,咀毒辣,寻隙觅缝入人闼……,明知是来把血咂,高调还一个劲儿唱不罢。“[鬼精灵]”北窗正高卧,径自登床榻,冷不丁将人咥几下。恨难消,痒难抓,何处搜查?“《观动物园中虎》《喜鹊》《午过园圃,为马蜂所蜇,困顿尽日》均为这类作品。《有感于“饮食文化”》一针见血地揭露了腐败者的行径和嘴脸。“‘饮食文化’咵汉唐,猴头熊掌属寻常。今年推出‘逍遥宴’,驴肾牛鞭细品尝”。“款爷潇洒腕爷豪,罗列杯盘尽比高。闻道黄金饰肴馔,始知琼玉可为醪”。“吃请请吃乐陶陶,末座叨陪兴也豪。一载吃他两千亿,阿谁自己掏腰包?”理直气壮的质问,发出了人民群众的呼声。《刮地风·林带》《读报打油》诗,鞭挞了虚报浮夸不负责任的官僚主义和豪华奢侈脱离人民群众的坏作风;《岁末杂感》《大德歌》等则是对坑蒙拐骗,捞钱不择手段,败坏社会风气的诅咒。 

《荷屋诗稿》的各集几乎都有一些应和、寄友之作,同仁调职,学生参军,友人返故,远乡来信都致书赠诗以表真诚、直率之心。高瞻远瞩,安慰劝勉,互相鼓励,催人奋发,共同进取。诸如《念奴娇·春游陇坂》《游五台山后,浚生有诗兴感,次韵以书所见》《寄李献之》《送参军学生》《送王宝灵同志返里任教》《答徐圣卿》《白全佐兄大陆探亲,故里相会,喜吟以赠》均属此类。 

先师的诗作运用各种古体诗歌体裁而成,远学诗骚汉魏乐府,近习词曲歌谣,遣词工整,格律严谨,清新飘逸,典雅诙谐,又不拘泥于古体诗,破旧韵,创新声,诗词曲赋均得心应手。《诗论诗话》充满乡土气息,意趣横生,亲切易懂,颇有指导意义。 

  

文史学者 方言专家 

  

198410月,静宁县志第一届编纂委员会成立,开始做些准备工作,先师就任编纂委员会委员。1985年增补调整成立第二届编纂委员会,县志编纂工作开始起步,先师仍就任编纂委员会委员,参与了拟定《静宁县志》编纂方案(草案)工作。19892月再次调整成立第三届编纂委员会,先师再次就任编纂委员会委员和编辑,并与王令绪先生一起就任《静宁县志》编辑部顾问,直至1991年底终审送稿。八个年头,始终如一,默默工作,夜以继日,废寝忘食,不记名利,为《静宁县志》这一浩大工程的竣工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先师是三届编委中唯一“在野”的平民和知识分子,然而又似乎是这一重大工程不可缺少的修编人物之一。 

1987年底,修志工作已取得了600余万字的资料,为编纂奠定了基础。19891月至9月进行分编撰写,先师直接参与了文化编的编写。9月底,各编初稿完成,共90余万字,工作开始进入总纂阶段。当年春月,先师与我同时获悉,县上领导有意于我们二人分别担任县志编辑部顾问和主编的信息。师生二人坐而论道,分析了困难和形势,我是执意不去,而先师虽受阻于子女之劝(主要怕他身体不支),但他还是依然答应任聘,挑起了重担。今日以观,学生自愧不如先师。 

当时和他一起受聘顾问的王令绪先生(他中学时的老师)已年近八旬,身体多病,于是他和主编魏柏树担起总纂重任。自198910月至19919月,两度春秋,三易其稿,大功告成。修志中他不辞辛劳,东奔西走,翻阅文献,摘抄卡片,详核史料,调整篇目,以至对不成功的章节重新撰写。特别是他具体承担文化编的编辑,以饱满的热情,科学求实的态度收集资料,核正事实,孜孜不倦,反复修改,以“教育”“科技”“文化”“卫生”“体育”“新闻”“档案”七章共七万字完稿。“艺文选粹”一节先师可入选的诗词曲赋甚多,修志人员也多次提出建议,他竟一口拒绝,待《荷屋诗稿》出版,先师逝世之后,众人更觉《静宁县志》无先师一篇诗文实属遗珠憾事,这件事只能待后人续写志书时补遗。《静宁县志·社会》编先师虽未任编辑,但他同样付出了巨大的劳动。其中“风俗习惯”,“歌谣”,“谚语、歇后语、谜语、讳语”,“民间传说”,“奇闻轶事”等章节他都给予了指导,修改,补充。特别是“方言”一章,完全是先师结合语文教学整理编写的专著。开篇说:“静宁方言属西北方言区,虽较接近普通话,但声韵调等皆有不同之处。词汇较丰富,语法与普通话基本相同”,“县内语音大体可分为南北两个小方言区,以县城为中心,包括城关等十五个乡(),南区是以李店为中心的十五个乡,与普通话的差异较大,方言章的记述以北区为主,兼顾南区”。全章共分语音、词汇、语法三节。第一节语音,认定了静宁方言共有24个声母,39个韵母,4个声调,归纳了它们各自的特点,并总结出了静宁方言语言系统中声韵调的配合,与普通话不同的四条规律和静宁方言与普通话的13条对应规律。第二节词汇,按“自然、时令”,“动物、植物”,“人品、称谓、詈词”,“身体、疾病、医疗”,“日常生活、衣食住行”,“动作行为、情态”,“形容、比喻”,“指代、处所、程度、关联、语气”分八大类,共列举337个词汇于普通话加以对照。第三节语法,认定了静宁方言的语法结构和普通话语法结构基本一致,只在词法的重叠、附加以及个别句式上,还有一些差异。 

《静宁方言》是一部探索规律的科学著作,是先师语文教学的成果之一,是静宁人学习普通话的科学依据和得力工具,也是《静宁县志》独具的特色。然而他不留姓名,不计得失,不图名利。这里用先师《自嘲》诗作注再也恰当不过:“一生作嫁一生忙,针线迎来两鬓霜。老眼昏花灯下坐,犹为人补破衣裳。” 

先师多年来从事文史研究,先后编注静宁文史、人物传记、序文、碑文等约30篇。诸如《静宁县的地理概况与建置沿革》《静宁北部“阿阳县”建置考》《静宁南部“城纪县”址考》《静宁兵事纪略》《宋金德顺之战》《静宁文庙》等均是后人学习研究静宁历史的极为宝贵的文献。《静宁社火·疆马·云子》为研究静宁民间文艺、民俗、文化提供了资料。《清末静宁诗人王源瀚》《教育家王尔全》《长夜集序》《爱晚居存稿序》等为研究静宁人文树立了榜样。此类之作实属先师多方征诸,寻根问底,观静宁地形地貌、山原走势及水系流向、古迹遗址,从而加以推理论断,还历史本来面目,绝非易事,非平庸无心之人所能为之。 

更值得一提的是,先师治学严谨,科学求实,重史料而不拘泥于权威。在县志《兵事纪略》审稿中,他发现将“金帅徒单合喜败宋将吴璘于德顺州”误写在宋绍兴二十年(1150)三月,追问原撰稿人才知是根据《甘肃省志o大事记》抄来的。他便重新查阅了《续资治通鉴》、《宋史》、《金史》等资料,确认正确的时间应为绍兴三十二年(1162),并同时发现了系年方面的几处问题。于是他给《甘肃史志通讯》编辑部有关人员写寄了《关于“金帅徒单合喜败宋将吴璘于德顺州”等三条史实系年问题的商榷》的文章,很快收到《甘肃史志通讯》编辑部的来信。省志编委会采纳了他的意见,以“作勘正处理”,并表示“我们非常赞赏你的求实负责精神”。 

纵观先师的一生,他首先是一位“烛光风范”的“辛勤园丁”。40余年中他播撒着人类文明和文化的种子。无欲无求,全心付出,“捧一颗心来,不带一棵草走”;拥抱激情,默默耕耘,“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淡泊清贫,无怨无悔;“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孜孜以学,精通业务,“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一支粉笔,三尺讲台,挥去汗水苦亦甜,迎来桃李春满园! 

先师又是一位“骨傲霜雪”的杰出诗人。半个世纪,与民众同呼吸共命运,系国运民生于心中,喜笑怒骂,诗词曲赋,直抒胸臆,“丹心常愿化为烛,清骨岂忧碾作尘”,心怀似秋江见底,节操如凌雪腊梅,信念如磐石坚定。 

先师还是一位博学多才的专家学者。地方史志、沿革建置、人物传记、兵革事略、序言碑文、方言音韵、民俗民风、谜语楹联尽收笔底,可贺可赞,可信可读,是研究地方史志风俗风情不可多得的瑰宝。 

  

       公元二零零一年三月敬撰 

(作者简介:胡国钧,退休干部。静宁县教师进修学校、教育培训中心原校长,平凉师范原副校长、语文高级讲师,静宁文史特约研究员。)